汉语里尔克 汉语里尔克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2018年07月18日 3:29:47
Übertragung und Forschung über Rainer Maria Rilke
德语诗人里尔克的汉译与研究
赖讷·马利亚·里尔克
□ 里尔克作品
□ 里尔克研究
□ 我译里尔克
□ 何家炜专译
□ 里尔克资源
□ 检讨里尔克
□ 友情链接区

检    索
电子邮件 网主信箱
F 首  页 F 何家炜专译 F 何家炜译《里尔克法文诗》 F 瓦莱四行诗

瓦莱四行诗

Les Quatrains valaisans


何家炜


(上传时间:2008-11-28 10:55:45)


小瀑布

林泽仙女,脱得赤裸
又一直在穿戴,
你的身体激起了
浑圆又粗野的波浪。

不停息地,你变换着衣裳,
甚至头发;
这般飞逝后面,你的生命
保留了纯粹的在场。




国度,停驻于中途
在大地和诸天之间, 
以水和青铜的声音,
柔和又坚硬,古老而又年轻,

如同一件拾起的礼物
朝着一双殷勤的手:
美丽完善的国度,
就像面包一样炙热!


三 

光之玫瑰,一道墙在风化——,
然而,山丘的斜坡上,
这朵花,婷立着,迟疑着
以她冥后般的身姿。

许多阴影可能进入了
这棵葡萄树的汁液;
而更多光芒在它上空
跺着脚,迷失了道路。




古老的地域,塔楼依然矗立
钟声阵阵似在回忆——,
举目望去,不带忧伤,
却忧伤地显现远古的身影。

葡萄树丛里多少力气耗尽
当烈日把它们镀成金黄……
而远处,那些闪亮的空间
犹如我们一无所知的未来。




沿着常春藤是柔美的曲线,
分心的小路停下了山羊;
美丽的光线,一位金银匠
想用来给一块石头镶边。

杨树,恰好在它的位置,
与它的垂直线相对
那是悠长而茁壮的翠绿,
绿意延伸着,舒展着。




寂静的国度,它的先知们业已沉默,
    准备着葡萄酒的国度;
这里的山丘依然感受着创世纪
    并不为末日担忧!

国度,因渴望那幻化者而无比骄傲,
    幻化者遵从着夏季,
看上去就如同胡桃木和榆树,
    因重复着自身而欢乐——;

国度,崭新的几乎只有流水,
    所有这些水奉献着, 
到处置放它们元音的光亮 
    在你坚硬的辅音之间!




你看到吗,那高处,天使的牧场
    在昏暗的枞林间?
宛如天庭,奇异的光线里,
    看上去何止遥远。

但在明亮山谷且直至山脊,
    何等空气的宝藏!
所有空气中浮动和映照的
    都会溶入你的酒中。


八 

噢,夏日的幸福:钟声敲响
    因为星期天已在望;
而劳碌着的热量闻起来像苦艾酒
    围绕着短而卷曲的葡萄树。

即便这般昏沉中,警钟的声浪
    依然沿路奔跑。
在这个自由的地域,凭着开放的力,
仿佛星期天是如此确定!




几乎就是那无形者在闪亮
在长着翼翅的斜坡顶上;
一个明亮的夜留下了一些
掺和进这个银色的日子。

看,光线轻无重量
笼着这些顺从的轮廓,
而那边,那些小村落,远远的,
有个人一直安慰着它们。




噢,这些祭台放满了果品
和美丽的笃蓐香枝
或苍白的橄榄树枝,——而后
是濒死的花朵,因簇拥被压碎了。

走进这座葡萄园,可会找到
一座天然的祭台,藏于绿荫间?
圣母自己可会为成熟的祭品祝祷,
从她的钟声里取出果粒。


十一

还是让我们为这神殿背来
所有养活我们的:面包,盐,
这美丽的葡萄……且让我们将圣母
混同于寥廓的母性统治。

这座小教堂,历经流年,
联接着远古与未来的诸神,
而古老的胡桃木,这魔法之树,
献出它的树荫如一座纯洁的庙宇。


十二

钟楼歌唱道:

胜过一座俗世的塔楼,
我取暖是为了催熟我的钟声。
愿它悦耳愿它善益
祝福瓦莱女人。

每个星期天,音声阵阵,
我向她们洒去我的甘露;
愿它善益,我的钟声,
祝福瓦莱女人。

愿它悦耳,愿它善益;
周六晚上在锡壶里
滴滴降落我的钟声
给瓦莱女人的瓦莱男人。


十三

岁月绕着农人的
坚贞之轴转动;
圣母和圣安娜
分别说出她们的言辞。

另有话语补充着
且更为古老,—— 
这些话为万物祝祷,
而后从大地上长出

这顺服的翠绿,
历经漫长的辛劳,
这绿意奉献忙碌的花序
在我们与死者之间。


十四

一棵粉红的锦葵在高处草地,
顺服的暗淡,整齐的葡萄园……
但在山坡之上,接待它们的
是一片壮丽的天空,奢华的天空。

热烈的国度庄重地层层叠起
向着浩瀚天空,天空高贵地理解了
一个艰难的过往永远促使它
变得刚强而又警觉。


十五

这里一切都在歌唱着不久前的生命,
并非摧毁明天的那种;
人们猜测在原初的力量中
多么英勇:天空和风,以及手和面包。

并非一个昨日在四处蔓延
永远停在那些旧时的轮廓:
是大地因自己的形象而欢欣
并赞许它最初的时日。


十六

这般宁静的夜色,这般宁静
自天空将我们渗透。
仿佛在你们棕榈叶般的手掌上
它描绘了本质的图画。

小瀑布歌唱着
为遮盖它激动的林泽仙女……
人们感觉到缺席的在场
已被空间饮却。


十七

在您数到十之前,
全都变了:风儿脱去
高高的玉米杆
的光芒,

把它抛到别处;
它飞翔着,滑行着
沿着悬崖绝壁
向着光之姐妹。

轮到她了,她早已
被这个粗野的游戏支配,
迁移到了
另外的海拔。

好似被抚摸了
广阔的表面显得
耀眼,在这些手势下
或许本是这些手势使它成形。


十八

小路转弯,跳闪
沿着倾斜的葡萄园,
就像系着一根飘带
绕着夏天的帽沿。

葡萄园:头上的帽子
发明了酒液。
葡萄酒:炽烈的彗星
允诺给来年。


十九

这么多严肃的黑色
使得山峦更为年老;
这真是个古老的国度,
让人想到圣查理曼

在它诸多父族圣人间。
但是从高处降临
天空所有的青春,
给它隐秘的圣女。


二十

小铁线莲钻到
杂乱的篱墙外边,
还有这白色牵牛花
监视着合拢的时辰。

这组成了树丛的小径,
门窗洞正被染红。
已满?是否夏季已满?
它将秋天当作同谋。


二十一

刮了一整天的风之后,
无尽的清寂中,
夜晚和解了
像一位温顺的情人。

一切变得安宁,明净……
但从地平线上层层叠起了,
被照亮的,镀金的,
一团美丽的凹形的云。


二十二

就像一个人说起他的母亲
像他那样侃侃而谈,
这个热烈的国度渴饮着
满是无尽的回忆。

当山丘的肩膀归于
始自这纯粹空间的
姿态之下,这空间令山丘
为自己的由来而震惊。


二十三

这里大地被事物包围
它们无愧于它作为一颗星球
的角色;温柔地受辱,
大地戴着它的光环。

当一道目光投去:怎样的飞翔
穿过那些纯粹的距离;
只有夜莺的鸣声
才能将之测量。


二十四

依然迎来银色的时辰
溶进温馨的夜晚,纯净的金属
还有给悠远的美增添
音乐般宁静的漫长回程。

昔日的大地重新开始,演变:
经我们的劳作,一颗纯洁的星球幸存着。
散乱的音声,离开了白昼,
全都列着队,回归流水的声音。


二十五

沿着尘灰小路
绿意接近灰色;
而这灰色,尽管是顺服的,
却含着银色和蓝色。

更高处,另一布景上,
一棵柳树显出光亮
风中翻转它的枝叶,
在一片近乎绿色的黑色前。

近旁,完全抽象的绿色,
一种幻象般的灰绿,
为从容的背景所环绕,
那是被世纪挫败的塔。


二十六

这些塔楼骄傲又从容,
然而它们回忆着
——自何时起直到永远——
它们空气中的生活。

这种与透彻的光芒
无穷尽的联系,
使它们的质地更漫长
而它们的衰落更壮烈。


二十七

塔楼,茅屋,石墙,
甚至这标明了通往
葡萄园之幸福的地面, 
都具有坚固的特征。

但光线劝戒温柔
成其为这严峻,
使得桃子般鲜嫩的表面
被所有这些事物填满。


二十八

歌唱的国度劳动着,
劳动的国度多幸福;
当流水继续着它们的歌,
葡萄树长出一个个果芽。

国度沉默着,因流水淙淙
只是寂静的余音,
从这寂静进入词语
带着节拍,勇往直前。


二十九

风将这国度视为艺人
历来都识得它的材料;
一旦找到滚烫的材料,它知道怎么做,
且因劳动而欣奋。

什么也挡不住这壮丽的冲动;
谁也无法反对这激狂的果断——,
而依然是它,后退一大步,
将空间的明亮之镜拽进他的作品。


三十

并不回避自身,
这国度赞许着;
于是它温存又过激,
受尽威胁又得拯救。

它虔诚地奉献着
向启示它的天空;
它激起了风,并由风
吸引着最新鲜的

那从未得见的
山那边的光:
彷徨的地平线
跳跃着到来。


三十一

小路夹在两块草场间,
并不通向任何一处,
似是假以艺术
成就它们蜿蜒的目标。

小路的面前常常
一无所有,面对着的
只有纯粹的空间
和季节。


三十二

怎样的女神,怎样的男神
复归于这空间,
以便我们更好地感受
它脸部的光芒。

它的存在散逸
充满这个动荡的
纯粹山谷,
那是它宽广的本性。

它爱着,它睡着。
精通隐语的我们,
进入它的身体
并在它的灵魂中入眠。


三十三

凝视过天空的人
终将赞赏这天空
于永恒之中:
牧羊人和种葡萄的人啊,

难道是通过人眼
天空才永世长存,
这美丽的天空和它的风,
它蓝色的风?

而后是它的宁静,
这般深邃,这般强大,
像一位志得意满的
酣眠的神。


三十四

但并不只是田野里
耕作者的目光,
山羊的目光也参与
来使这庄严之地

悠远的面貌趋于完美。
人们一直凝视着它,
像是要在此长留,或
使它永存

在一场如此宏大的记忆里
没有一个天使胆敢
介入此事,
来增添圣地的荣光。


三十五

天空中,充满了关注,
这里大地在讲述;
记忆从大地上升起
进入庄严的山峰。

有时大地显得感动
当人们这般凝神倾听——,
于是展现它的生命
而不再言语。


三十六

美丽的蝴蝶贴近地面,
向着亲切的自然
展现它的飞翔之书
是这般的华丽。

另一只闭合在我们
嗅闻的这朵花边沿——:
这不是读它的时候。
此外还有那么多,

那蓝色细小的,散布着,
浮动着,纷飞着,
它那些蓝色的细枝
像一封情书在风里,

一封被撕碎的情书
有人正写着它
当那收信的人
正彷徨在门口。
1 相关文章:
  Les Quatrains Valaisans
  瓦莱四行体

N  臧否文字:  请赐墨宝  

“何家炜译《里尔克法文诗》”共5篇:本篇为第3篇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目录

汉语里尔克 ® 2002-2007  署名之外,汉语里尔克拥有版权,转载请来函
辽ICP备0501517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