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里尔克 汉语里尔克 so leben wir und nehmen immer Abschied. 2017年04月29日 17:21:32
Übertragung und Forschung über Rainer Maria Rilke
德语诗人里尔克的汉译与研究
赖讷·马利亚·里尔克
□ 里尔克作品
□ 里尔克研究
□ 我译里尔克
□ 何家炜专译
□ 里尔克资源
□ 检讨里尔克
□ 友情链接区

检    索
电子邮件 网主信箱
F 首  页 F 里尔克研究 F 杨业治译《旗手克里斯托夫·里尔克的爱与死之歌》

知道杨业治,是顾正祥在其《荷尔德林诗选》(北京大学出版社, 1994. 顾译侯德龄,姑且不论译文的准确与否,其僵化的惯用语和成语,完全戕害了诗歌)里说:“仅杨业治先生译《海岱山》(傻按:Heideberg,现通译“海德堡”)一诗,用一个汉字代替一个德文音节,较成功……”进而注意到手中那本《德汉词典》的主要编写成员里有杨,再后,发现大学时读过的Hanslick的《论音乐的美》也是杨译的。终于,通过“读秀”(目前改为“朗润”)发现杨译荷尔德林在《西方诗苑揽胜》(王秋荣,翁长浩编. 语文出版社, 1986)里,读过之后,失望尤甚。也是通过“读秀”,又找到范大灿主编的《卢卡契文学论文选》(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6)第一卷里有杨译荷尔德林的《于沛里昂》(傻按:Hyperion,即戴晖译的《许培荣》、《许培里翁》),失望有添。最后还是通过“读秀”,发现杨还译过里尔克的“旗手”,唉。梁宗岱、卞之琳二位前辈译“旗手”虽有许多可以指瑕之处,杨译的“旗手”,却……喜爱里尔克的网友,自己看吧:

旗手克里斯托夫·里尔克的爱与死之歌 杨业治译(《国外文学》1981年第4期P70-76)

N  臧否文字:  请赐墨宝  

“里尔克研究”共26篇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目录

汉语里尔克 ® 2002-2007  署名之外,汉语里尔克拥有版权,转载请来函
辽ICP备05015179号